我个辣鸡

【冰九】重来2(上)

   等沈清秋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椅坐在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热茶,面前是一名单膝跪地的白衣少年。
   在旁人看来,这白衣少年面上碎还有几分稚气,但不出几年必定是个英姿勃发之人。
   但在沈清秋看来,这张脸给他带来的恐惧胜过罗刹。
   上辈子,他就是输给了这种脸的主人。
    他输了名誉输了身份输了苍穹派........
   也输掉了七哥.....
   沈清秋看着这张还稍显稚嫩的面容,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恐惧和拔剑的冲动草草结束了这场拜师仪式后立即御剑离开了清净峰。
    只留下不明真相的众人。
    等飞离苍穹派境内一大段距离时,他才稍稍减缓御剑速度。
    如果不马上离开,他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场转身逃离或者拔剑砍向洛冰河了。
    前者肯定会引起旁人的注意,虽说不一定能露馅但以后自己有什么行动的时候肯定会被人给盯着。后者就更严重了,怕是这一剑下去先不说洛冰河死不死,“清静峰峰主对本门弟子痛下杀手”这个罪名是跑不了的了,到时候麻烦更大。
    今天天气甚好,晴空无云,御剑立于空中也不用担心附近有什么闲杂人等,正适合给他梳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沈清秋按照系统的“温馨提示”,心念一动。
     “在吗?”
    【滴——客服10086为您提供全天服务】
    “我能问几个问。”
    【滴——可以亲~您想问几个问几个~】
    “我可以杀了洛冰河吗?”
    【滴——关于这个问题.......为了您的生命安全着想本系统建议......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为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洛冰河享有“金手指”特权和“主角光环特权”您怼他死的决定是您自己!】
      “......果然。”
      “那我能怎么做?”
    【滴——在不撼动原剧情发展的情况下您可以随意发挥。温馨提示:本系统会在剧情的分叉路口给予您提示】
     就是自己可以在不杀洛冰河,不破坏他原本的成长路线的基础上随意发挥的意思。
     看来回去要对那小畜生好一点了。
     沈清秋盘算着。
     这还不够保险,还需要在加一个制约。
     但那个人不能是他自己,且不提他此次重生的目的,他自问也没有这个能耐。那个制约也不能和他有明显的联系,不然旁人一看便知是他在牵线,到时又结局也不会有多大改变。
     那么,现存于世,将来能对洛冰河形成制约,表面上旁人觉得看不出其与自己联系的就只有......
      半晌,沈清秋抬头凝固视着某个方向,御剑而去。

——妈耶才反应过来今天情人节差点就错过了!只好急急忙忙把还没来得及二修的存稿放出来!!【磕头】

【冰九】重来 1


本文cp冰哥x九妹
大概就是九妹重活一次又碰上冰哥的事情啦。
渣反中最心疼九妹和掌门了【但就算这样这也不是七九向.....额.....可能有一点?反正最后一定是冰九】
He he he!重要事情说三遍!
最近刀吃多伤到胃了来吐点糖。
本人懒癌晚期,希望大家可以督促我更文,这里提供道具【鞭子】。
这一章几乎全是对话,不喜欢的盆友们可以跳过。

【滴——人渣反派系统2.0(对原著人物型)开始启动】
  【系统初始化:
    .....50%.....
    ......80%......
    ......100%】
  【系统初始化完成】
  【系统启动成功】
  【绑定人物:沈清秋(原著)——绑定完成】
  【宿主您好:客服10086为您服务】
   “......什么玩意?”
    沈清秋看着眼前那一小团荧光下意识的问道。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2.0(对原著人物型)】
   “......”
   沈清秋很无奈的发现了对方说的话自己每个字都能听懂,但是连在一起自己就听不懂的悲催事实。
   ........等等.......
  “.....我的眼睛不是被......还有我的舌头......我怎么能看到和说话的?”
  【滴——首先,您的眼睛和舌头以及您自身确实是在原著中gg了,不用怀疑的亲~其次,您现在是灵魂状态所以不收肉体影响的哟亲^3^】
   “呵,别又是洛冰河那个小杂种弄出来折磨我的新花样吧。”
   【滴——不是的哟亲,冰哥与这次任务没有关系哟。这次是由于外界太多读者对您的遭遇而感到不平而对您所在世界的作者发出抗议,于是本公司便遵从其设定的世界真理“读者既是正义”而进行的任务委派。】
    .......读者?
   作者??
   宫四?
   什么鬼?!
   这么多的信息一下子轰炸过来,让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的沈清秋有些招架不来。不过有了前面的对话经验让他抓住了所有自己所能听懂能理解的信息。
  “.......你的意思是......我所处的.....我原先所处的时间是一本.....书?”
  【滴——是的。书名为《狂傲仙魔途》,作者是向天打飞机。】
    “所以,我在书中的那些遭遇.....都是被那个所谓的作者定好的?!”
   【滴——是的。包括您本人,整个世界的大动向都是。】
      这样啊。
      还真是奇怪。
      明明这种状态是没有实体的。
      可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心脏被捅破的声音。
      为什么还会这种有如坠冰窟的感觉呢?
     “那,洛冰河呢?”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出这个问题。
   【滴——也是。他是世界中的主角。】
     “主角?那我呢?在那个世界中,我是什么?”
   【滴——人渣反派啊,本系统开头就说过了。】
    “我在这个世界中的作用是什么?”
   【滴——为了培养主角。】 
     .......呵,果然。
     虽然在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回答,但知晓真相的那一刻,沈清秋还是感觉自己重新回归了黑暗。
    冰冷,漆黑。
    与洛冰河将玄肃的断剑扔到自己面前,告诉岳清源当年没来接自己的真相时一样。
    愤怒?不甘?
    任何情绪在这黑暗中都会被绝望淹没——熄灭。
   【滴——检测到宿主灵魂活性降低,开始使用急救方法1:亲爸的鼓励】
     【“咳.....那个,是沈九吗?我是向天打飞机,对就是你想的那个向天打飞机......哦你好像只知道一个向天打飞机哈.....咳咳咳不对跑题了。那啥吧我知道如果我道歉的话你是一定不会听的而且百分之三百会跳起来给我一刀,如果你旁边有刀的话。但是吧,我还是得先和你解释一下——你应该也听说了吧,你那个世界一本小说的事。关于这个事啊,我希望你也别有个啥心理负担,你看你这么多年过过来有觉得那里不对劲吗?你做啥觉定干啥事情的时候有个声音在你脑子里说话吗?没有吧。你看你这点就比我好了我现在动不动系统就在我脑子里边说‘哎你不可以这样做‘‘你这里要这样做‘,还时不时要完成任务完成不了还有惩罚......我每次都特别后悔我当初干嘛要些这么困难的设定.....对你没听错,我也穿了,穿到你原初识世界的另一个炮灰上了。这么一说你有没有开心点?这个家伙可是可以说从头苦到尾,不想你起码还在清静峰被岳清源宠着过过一段清净日子呢。唉。好了好了我也知道你现在对你那上辈子的遭遇特别不爽,这搁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而且说实话吧,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像给你弄这么个悲催一生的,还不都是因为读者拒绝洗白啊.......总之你现在有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如何你把握得当的话你能救回来的不止你自己这条命,你看瓜兄这不就活好好的?......哎到了没有?】
   【滴——播放完毕。】
    “.......刚刚那是......”
    【滴——您刚刚灵魂活性低于安全值,根据急救方案本系统对您使用急救方案1:亲爸的鼓励】
   “他刚刚说的.....重新开始......是真的?”对于对方前面的解释他毫不在意——他这些年来受得苦有何止是对方几句轻飘飘的解释能够带过的?他最在意的是对方后面那句话。
    【滴——是的!本系统可以以向天打飞机的生命担保绝对是真的!如果您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这里还有上一个会员:绝世黄瓜打出来的优秀成果展示.....】
    “在那里岳清源还活着吗?他也是用‘沈清秋‘这具身体进行活动的吗?”还没等系统说完,沈清秋边急切的打断了它的话。
    【滴——活着。顺便一提在那个世界中‘沈清秋‘也还活着。所以您真的不看下.....】
     “那个绝世.....是什么时候过去的?”沈清秋完全不给系统说完的机会。
     【滴——在洛冰河经历过被泼茶,罚跪之后.....所以您真的不.......】
      “那我‘重新开始‘后是什么时候?还有我怎么进行这个....任务?”沈清秋依然没有给系统说完的机会。
     【滴——洛冰河向您递茶的现场。按下您左方的确定键即可开始......但本系统还是建议您看一下......】
     【任务:“重新开始”进行中.....】
     【开始灵魂传送.........】
     【温馨提示:与系统对话不需出声。】
     【灵魂传送完成】
     【任务开始执行】
    

——
作者:九妹你这样不听人说完话是会被cao的我更你刚。
沈九:呵。
沈老师:我想换id。

醒醒!还有救!权引股还有救!

何非x妖王【同居三十题】4,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空调坏了吗?”白曜看着墙上那已经宣告罢工的空调。
“嗯,修理工说现在太晚了,明天才能来修。”何非放下手机,脸上的表情就仿佛是被千万匹草泥马践踏过的草地一样复杂。
  “所以?”
  “大白,咱们今晚看恐怖电影吧!”何非说着吧桌子挪到了大白【划】白曜的床边,抱着自己的被子眼巴巴的看着白曜。
“好啊。”
人类的恐怖电影么?
有趣。
.......
【我的天哪,那玩意是什么?】
【妈的闭嘴!它会发现我们的!】
【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就不会来这个见鬼的屋子!现在真见鬼了!】  
几个人躲在一个满是灰尘的地下室里,屏住呼吸祈求不要被它发现,却不知道它已经在身后朝他们伸出扭曲的爪子。
.........
  那边那只鬼,你背后的风扇露出来了。
人类的恐怖片还真是无聊啊。
妖王看着手机屏幕上播放的画面默默感慨。
不过.....
妖王看了看自己旁边已经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瑟瑟发抖的粽子的何非。
对人类来说,这效果还不错。
.........
【只要出去就得救了!】
最后幸存者跌跌撞撞的冲向大门,他拉住锈迹斑斑的门把手,转动,拉开!
一张巨大的,扭曲的,苍白的脸占据了整个屏幕。
【咔咔.....自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到幸存者已经拉住了门把手,何非便以为电影已经结束,伸手去拿手机。却完全没想到电影后面还有这么一出。吓的他直接摔了手机条件反射的抓住了里自己最近的东西。
然后,他感觉有一个温暖的东西覆上了他的头顶。
“冷静何非,都是电影啦。”
抬头,是白曜的笑脸。
他白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令人心安的光。
在这片黑暗里,他便是唯一的光。

妖王x师哥长【同居三十题】3,一起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

师....何非。”
“啊大白,怎么了吗?”
“....你确定不开窗户吗?”白曜看着自己云雾缭绕的宿舍和自己在云雾缭绕的宿舍里满头大汗煮火锅的宿友。
那个除妖师到底是要煮什么?火锅还是自己?
“没事没事,开窗户的话会把老师引来的。”满头大汗的除妖师这时候正在把一袋袋已经切好的海鲜分盘放到桌子上。
“滴。”热火朝天的云雾中吹来几丝凉风。
妖王放下手中的遥控器。
“那开空调吧。”
“.......”
“怎么了?”妖王看着面前的突然低头沉默的除妖师开口问道。
“我怎么没想到.....”
“?”
这个除妖师又怎么了?
“什么?”
“我怎么没想到可以开空调啊!当初我们在房间里闷到都中暑了啊!为什么就没想到可以开空调啊!”
“......”妖王无奈的看着除妖师45度角抱头崩溃的何非,不禁再次为自家小白鼠的智商担忧。
真是傻的可爱。
........
“扣扣”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啊啊啊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何非顿时大惊失色。“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啊啊啊啊啊先吧锅盖盖起来把烟挡住.......在找个什么东西挡住锅!”
“.....还有这些东西也要藏好!大白我先藏你床下了.....啊顺便把锅也.....啊!好烫!”
“.....那个,是不是应该先开门?”白曜冲着门的方向偏了偏头。“门外的那位貌似很急呢。”
“......”门外的动静突然安静了下来。
“哐!”被反锁的门被来人强行踹开。
“小切!”何非看脚刚刚收回的自家弟弟,眼睛差点没瞪出来,“你不是在医院吗?”
“刚刚办了出院手续....不说这个了。”燕切警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白曜。“你为什么又和这个扫把星在一起?不是说了让你离他远点的吗?”
“哎呀关于这个问题,”白曜拦住了正要开口说话的何非,“燕切同学因为之前一直在住院所以不知道吧,现在我们两个是宿·友·哦。”
还特意加重了“宿友”两个字上的语气。
“你.....”燕切气的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他是怀疑眼前这个叫白曜的家伙的。毕竟他除了身上没有妖气以外各处都很可以,更不必说他长得和那个被自家哥哥连续放了四年鸽子的东海妖王。
  不然他也不会一听说何非被分到和他一个宿舍就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了。
  “好啦好啦,小切你好不容易出院就别闹脾气了。”何非看着自己弟弟气的快暴走的样子连忙出来顺毛。
“谁闹脾气了,我只是....”
“吃火锅吗?”
“.....吃。”
.......不得不说何非给自家弟弟顺毛的水准是一流的。
“不过啊何非,够吃吗?”目睹了全程的妖王此时正摸着下巴看着自家小白鼠刚刚重新从自己床下拿出来的食材,问道。
“啊多一个人而已.....”
“哐!”
“燕兄你在这吗?”
“.....我出去再买一点。”何非说完低头看了看已经被第二次踹的门,又加了一句,“顺便再叫修锁的师傅过来修个锁吧。”
“啊?”刚刚帮突然跑路的同事办完出院手续,然后急匆匆赶来的银花同学表示她有点懵逼。
“大白啊又要麻烦你和我一起出去了,小切你帮我们先看着锅,要是饿了你和银花同学可以先吃。”
“你又和这家伙出去?”燕切毫不掩饰眼中对于某人的厌恶。“那我也去。”
“啊不用了小切,你刚出院。现在就好好待在这里吧。”
开什么玩笑,他就是怕自家弟弟和自家宿友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打起来才会叫走白曜的!
“我没事!”
“听话。”何非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拿出自己身为兄长的威严(尽管并没有多少)来了,“我马上就回来。”
  “.....我不是小孩子了。”虽然话这么说,但他还是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
  “啊对了,这里位置不够了。麻烦小切你去其他有人的宿舍借几张椅子过来。我记得走廊最里面的第5间宿舍还是有人的。”
  “嗯。”
  “还有,等会会有人过来修锁。”
  “......知道了。”
   .........
  “真是抱歉,大白。”一出宿舍楼,何非轻轻的叹了口气,满怀歉意的说道。“小切那孩子,从小就是这样的......你别忘心里去啊。”
  “啊,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
  还真是热闹啊。
  妖王看着自己面前一群人围着火锅的景象不禁感慨 。
  上一次这么和别人这样聚在一起是什么时候了?
  不太记得了。
  他活了几千年了,知道的太多了,记得的太多了,忘掉的也太多了。
  他并不是没吃过火锅,他是堂堂的东海妖王,想吃山珍海味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大白你怎么不吃啊?”除妖师看着一只不动筷的他,主动夹起来一块雪白的鱼肉放到他碗里。
  只是,没有人和妖会给他像这样子的夹菜。
哦,也不能说是没有妖。小时候家中长辈貌似这么做过。
但是一家人上一次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是多少年以前了?
  “啊。我没吃过火锅。”妖王脸上依然是那招牌的微笑。
  “没吃过?啊没事很简单的。”除妖师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
“我教你啊。”
  除妖师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灿烂。
“好。”
 

妖王x何非【同居三十题】2,一同外出购物

“没想到还是麻烦大白你和我来一起买东西了啊”
看着自己身旁的大白【划】白曜,何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虽然昨天是说过几天再来买折叠床的,但是今天早上起床时那尴尬的场景让他下定决心今天就买好折叠床。
不过就是接下来吃几天方便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本来何非是打算自己一个过来的,结果白曜一听说自己要过来买折叠床当即表示他也有要买的东西便一起跟着来了。
但是啊,大白你真的是来买东西的嘛?
何非一边扛着刚刚看好的折叠床走向收银台一边用余光偷偷瞟这自己身旁双手插兜走的洒脱无比的某位妖王。
天晓得!都快结账了他连包口香糖都没买啊!
这么想着,身旁的白曜却突然在鱼档前停下来脚步。
“啊,大白你想吃鱼吗?”
“嗯。以前经常吃。”那几条看上去不新鲜。
“经常?”
“家里离海边比较近。”那明明是海鱼吧怎么分在淡水鱼区?
“这样啊.....”何非想起来白曜之前家里出状况而急忙赶回去的事情。
是在担心家里吗?
“麻烦你等我一下,我去买几条鱼”那几条看上去还活着,拿回去放生吧。
“啊?但是大白啊,宿舍是不可以生火做饭的。”看着白曜僵硬的背影,何非连忙再补充了几句“不过吃火锅还是可以的,只有不要被发现就好了。”
“听起来不错。不过你会做火锅吗?”妖王的眼睛从那几条为数不多的活鱼上扫过。“食材的话要怎么处理?”
“以前和宿友吃过,我那里有锅和电磁炉。鱼的话等会在这里可以麻烦卖鱼的人帮忙处理下,当然我自己也可以啦。然后再去买一点材料就好了。”大不了再啃几天馒头。
何非说着就放下了肩膀上扛着的折叠床,看了看鱼档上的鱼,叹了口气,轻声道“看上去都不是很新鲜了啊”
“等会。”妖王指了指水箱里装死的几只,“这些更新鲜。
........
“最后还是买了一大堆东西啊”
何非在结账是看着收银台上的一大堆东西,深深的叹了口气。
本来说只要买个折叠床就好了的。
这下子自己起码要啃四五天的馒头了。
“一共是469元。”
何非认命的掏出钱包。
毕竟大白【划】白曜之前家里出事了,再者吃火锅本来就是自己提出来的,总不好让他掏钱吧。
........
好重。
果然一个人扛折叠床还拿这么多东西有点勉强了。
不过想想今天早上的尴尬情况何非果断打散了找白曜帮忙的念头。
不可以再麻烦大白了。
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正这么想着,肩上的重量顿时消失了。
“大白?”
何非抬头看着单手拎起折叠床扛肩上还一脸轻松的某只妖王。
“只是看你搬的那么累来帮下忙而已。”一如既往的轻松语调,目光确实在除妖师那只已经被塑料带勒出红痕的手上。
他的小白鼠很弱。
“谢谢你啦大白”除妖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总是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赶快回去吃火锅吧。”
“好。对了,大白你吃辣吗?”
“.......不太喜欢。”
“那就清汤吧!”
“好”
他的小白鼠很弱。
那又如何?
他很强。
这就够了

课间时间悄咪咪来一发,有人喜欢看我的文遵的好开荤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妖王x何非【同居三十题】1.相拥而眠

除妖职业技术学院有一个师哥长,姓何名非。他因连续四年坚持不懈的挑战东海妖王而出名。
但谁知道这其实是因为他本身其实是一个幸运e兼智商常年不在线的弱鸡呢?
谁能想到,他连续四年坚持不懈挑战东海妖王的原因其实是他那已经救不了了的坏运气所致呢?
毕竟那可是掉率只有0.4%的ssr任务卡啊!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手气挺好的.....
“真是倒霉啊”
帅哥长看着手机屏幕上学校发来的的短信,感叹道。
学校通知说,由于旧校舍翻新,旧校舍的同学们要搬去新校舍并和自己的新宿友度过一个学期的时间。通知末尾标注了旧宿舍开始翻新的时间——明天。
这条通知的发送时间是晚上的七点。
现在学校正在放长假,所以同学们大多数都早已把东西搬回了家,他们只需要开学时到新宿舍去报道就行了。
但是,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大多数”同学。
何非学长并不属于这“大多数”的范围内。
所以这就代表着他今天晚上得“搬家”了。
希望新宿友是个好相处的人,最好是熟人。
“233号寝室”
除妖职业技术学院虽说只是一个大专级别的技校,但是硬件设施还是不差的,比如他们就是一人一个单间。
希望这位新宿友已经回家了,这样今天晚上就可以不用打地铺了。
何非抱着这样的想法敲开了寝室的门。
“哎呀,原来我的新室友是你呀”
今天运气难得不错呢,两个愿望实现了一个。
何非看着开门的妖王,一脸灿烂的笑容“是呀。真巧呢,大白”
“.......”
最怕气氛突然尴尬。
.........
“你....这是打算干嘛?”妖王看着正在把被子褥子往地上铺的何非,问道。
“这里只有一张床,大白你睡床上我打地铺,等改天我再去买张折叠单人床就好了。”何非头也不回的答道。
“这几天下雨,天气潮湿。”
“没事啦,我就睡几天不会有事的就不打扰大白;你了。”
“......”
正沉迷于铺地铺的何非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会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连人带被子倒在了床上,眼前是大白【划】白曜的笑脸
“没事,不打扰。”
眼前这只有趣的小白鼠他可还没玩够呢,要是在他玩腻之前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太扫兴了。
........
于是两人便各占一半床背对背相续睡去.....
才怪。
事实上白曜刚刚闭上眼没多久就感到有一双手臂从身后伸来将他搂在怀里。
“何非?”
他不用翻过身,也可以确认除妖师确实是睡着了。
他只是有些惊诧。
上一次被人这样搂在怀里是在他那遥远的童年时代,遥远的他都记不清了。
在他犹豫到底要不要挣脱开的时候,身上的手臂环绕的力度稍稍加重了几分,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背后顶上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小切”
他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即使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映入眼帘的是除妖师紧缩的眉头。
“小切......”
又是一声呼唤。
虽说在医院探望燕切的时候总是表现的毫不在意,但心里果然还是着急的。
毕竟是唯一的兄弟。
现在燕切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他都睡得这样不安心。
那之前听说燕切重伤陷入生命危险的时候,他怕是彻底失眠了吧。
看着除妖师眼底的两个黑眼圈,妖王如是想道。
“大白.....”
突然被点到名字,顿时一个激灵。
真奇怪,明明自己一直很抗拒这个土的要命的外号来着。
“....别走.....”
“.......”
轻叹一口气,转过身,按照自己已经为数不多的模糊记忆,轻轻一下下地抚摸手臂主人的后背,轻声哄道:
“乖,没事了。有我在。”
。。。。。。。
实在没粮,自割腿肉,不喜慎入,渣求别喷。

今天先来无事翻翻照片。。。。结果发现了我家的混混蛋蛋的多张表情包。。。。。这张是“蛋蛋摊”